【896】紧随

推荐阅读:去地府做大佬战国大司马紫星大帝桃曼曼其修远兮超神次元聊天群这重生有毒名门凤归娇宠嫩妻:闪婚老公撩上瘾紫霄传人之三板斧恐怖修仙世界

    <!——go——>

    其他的鬼官也跟了过来,站在了画眉他们身后。

    等待着画眉把于郎官介绍完后,就介绍他们。

    要是能给萧茯苓和赖月绮留下点印象,以后在做出点政绩来,也好升官。

    关键是他们都知道坐在桌案后的萧茯苓,也是个传奇。这个十岁左右就随着她父王萧石竹上战场,东进云梦洲,揭破酆都大帝元婴的翁主,可是九幽国参军年纪最小的军士。

    时至今日,萧茯苓已经也是九幽国中虽然年幼,但战功彪炳的沙场宿将。

    如果她要不是王族子弟,那得军功至少可以做个三四等的将军了。

    能一睹萧茯苓尊容,和对方在说上几句话的话,可是无上的荣耀。能获得这样的荣耀,可以让这里的鬼官们一辈子都会以此为荣的。

    “翁主,这位便是众博啸风郡中,掌管一切矿脉开掘的郎官,于郎官。”画眉在萧茯苓的点头示意下,开始介绍她身边的那个人魂。

    “他不但把这里的矿脉上的矿井,工匠和百工们打理和安排得井井有条,也是矿石的行家。他有一个独门秘诀,就是不用看矿石,只是拿鼻子嗅一嗅矿物,就知道是什么矿。”

    在画眉的介绍中,萧茯苓和赖月绮都向着这个人魂鬼官看了去。矮胖的他脸上的肥肉和肚子上的一样,都是堆了起来的。以至于眯眼一笑,眼睛就会被这些肥肉挤成一条细缝。

    “于郎官看来对矿物是博学之才啊,一路上翁主老是好奇这些开矿的事,我不是很了解,好多她好奇的疑问都没法给她亲自解答。”就在画眉说完,那个于郎官拱手对萧茯苓和赖月绮分别行礼之后,赖月绮怡然一笑,道:“现在好了,有于郎官这么一个对矿石了解的博学之士在,众博家茯苓好奇的问题都可以解决了。”。

    “臣一定知无不言。”于郎官还是眯眼笑着,答了这句话。

    画眉随之让他先退到一边,继续给萧茯苓介绍着身后的鬼官。

    那些鬼官鬼吏中,有人魂也有妖魂,一一介绍了一圈下来后,两盏茶的功夫已过。这时候萧茯苓让诸位入座,正式开席。

    几个乐师,已经在作案后开始了奏乐。

    但都是些轻缓无高亢的乐曲,也无嘈杂乱耳,不至于让在座的诸鬼烦心。

    而画眉带着于郎官,就坐在萧茯苓左前方。

    一番推杯换盏后,客套话和官腔也说完了后,萧茯苓看向了于郎官,好奇的笑问到:“于大人,我一路走了见过不少矿井,但听说当地矿脉有官矿和民矿,这个怎么区分?”。

    于郎官闻言放下了碗筷,赶忙回到:“回翁主,民矿都是小矿井,深不得超过五十丈,直径不能超过五尺,相距是小井之间不得短于一丈的矿井。因为民间开采的技术和安全不可能与官矿相比,因此不可能给民间的商人们深挖。而官矿早在三年前,就已经不再开采小矿了,现在啸风平原上已经没有官矿是小矿了。”。

    “原来如此。”萧茯苓这么说着,心中想着的确实另一件事。

    他们在路上时,看到填埋矿井的土中掺杂着矿石的,都是拿去填埋了小矿井的。那这么说,那些矿井八成就是民矿。

    “那这矿挖过了又要填埋,为什么不炸毁呢?”萧茯苓暗忖着,又问到。

    于郎官不知为何,一听到此话忽然一愣。然后才又眯眼笑着说:“矿井下方都是空洞,贸然炸毁了矿井会引发附近的多出地面出现塌陷。”。

    这话说的也是在理,而萧茯苓之前就已经知道这个原因。

    但她还是故意问了,就是为了套话。

    按她和赖月绮在车上商讨的结果,就是有人抓住了这点弱点,把带着矿物的土石放到了废弃的矿井里去。

    表面上是用做填埋,实际上不过是换个时间再悄悄的挖走。

    当然,这一切到此也还只是萧茯苓和赖月绮的猜测。

    不过于郎官那微微一愣的微妙表情,倒是引起了赖月绮和萧茯苓的注意。不过都没有表明,还是那么的神色自然。

    假装什么都没有看到的同时,萧茯苓还装出了若有所思的样子,道:“嗯,这要是塌陷了还真是麻烦,确实炸不得。”。

    “是的。”于郎官抬起自己的酒杯,抿了一口酒后,又道:“所以一般都是海石加一些沙土等物,直接填埋。等到完全填满了之后就会把井栏拆除。”。

    萧茯苓没有急着再问,和其他的官吏们都闲聊了几句其他的。

    包括当地的军民情况,生产和治安情况,都在闲聊中有了一个大致的了解。

    然后,忽然冷不丁的又看向了于郎官,再次问到:“于郎官,这矿井挖出的矿物是不是都有人登记造册,称重记录?”。

    “对,对。”于郎官连连点头,笑意依旧:“民矿虽然没有,但是官矿是有的,一切都有登记”。

    话说到一半他似乎是想起了什么,忽然不说话。

    顿了一顿后,才继续补充说到:“民矿一半都是些金银铜铁等,也就没有必要登记了。”。

    说罢,他急匆匆的起了身,对萧茯苓和赖月绮拱手行礼道:“臣有些内急,请允许臣告退片刻,去方便方便。”。

    萧茯苓把手伸进了衣袖中,微笑着点了点头。

    于郎官大步疾行,走出了二堂站到院中,朝着不远处安置在隐秘处的茅厕而去。

    但他走到茅厕前的昏暗下时,却没有径直的走进去,而是转了个弯,朝着东院去了。

    自然也没有发现,范锦鸿就藏在屋舍间的阴影里,在他身后不远处一直不急不慢的跟着。

    萧茯苓的袖中,藏着一个菌人。

    当于郎官有些慌张的要上厕所时,萧茯苓就给菌人打了个手势,让菌人通知一直侯在屋外的范锦鸿,跟上于郎官。

    而范锦鸿身上带着的菌人,立马就收到了消息告诉了范锦鸿。

    于郎官走到了东院中,站到了东院的侧门边上,警惕的左瞧右看起来。

    而就不远处的范锦鸿,在他回头张望时就已经躲进了侧门边上那间屋舍墙角下的阴影里,背贴石墙一声不吭。

    不一会后,确定宁静的东院里没有什么尾巴后,于郎官隔着紧闭着的侧门,对门外轻声说到:“快去通知一下掌柜的,这几天那几个点都别开了。”。

    距离他不过半丈左右的范锦鸿,侧耳倾听。

    做过杀手的范锦鸿,听力本来就异于常人。

    这点距离上,于郎官声音再轻,他也听得一清二楚。

    这话中的掌柜和几个点是什么,立马勾起了范锦鸿心中的好奇,化为疑问萦绕在他的心头。

    就在此时,紧闭着的侧门外传来了一个沉闷又略有沙哑的声音:“怎么了?”。

    “不知道,我总觉得这小翁主察觉到了什么?但是是不是真的,我也不清楚。”慌张的东张西望的于郎官,紧张得声音都有点发抖。

    说完后过了片刻,门外那个沉闷又略有沙哑的声音再次响起:“别是你多心了?老爷说过,众博做的事万无一失,就算是萧石竹来了也不可能查出什么的。”。

    “唉,你就把话带给掌柜的,消停几天,送走了萧茯苓这姑奶奶在开张也不会缺斤少两。”门内的于郎官是真的急了,跺脚几下急声说到。

    激动起来时,差点就不经意间高声宣扬了起来。

    “好吧好吧,胆小鬼。”门外沉闷又略有沙哑的声音再次传来。

    “你们是不知道萧石竹的手段,让他发现了众博的买卖,众博都会死得很惨。”浑身一抖的于郎官,压低声音狠狠道:“快去传信,现在这局面还是销声匿迹的好。”。

    这次,侧门外的鬼没有在说话,倒是不远处的范锦鸿,听到了一串轻微的脚步声,渐行渐远。

    与此同时,于郎官定了定神后,若无其事的朝着二堂那边走了去。

    范锦鸿继续潜行在阴影里,紧随着于郎官来到了二堂前,暗中注视着他走了进去后才放下心来。

    而于郎官和门外那个鬼,至始至终不知道紧随其后的范锦鸿,已经把他们的对话听了去。

    就连这府衙里各地站岗的卫兵,也没有发现他的踪迹,更别提那于郎官了。

    范锦鸿又等了片刻,不见于郎官在出来后继续潜行在阴影之中,朝着后院而去。

    回到了后院中的他,就在已经停到后院里的赖月绮车舆边,与随行的军士们一起,若无其事的用餐起来。

    同时等待着热闹的二堂里宴席散去,萧茯苓回来后给她回报。

    许久之后,而二堂的热闹渐消,丝竹之声也跟着停下。嘈杂声随之而来,但那已经是宴席散去的声音。

    又等了许久,萧茯苓和赖月绮来到了后院之中。

    画眉本来就是把他们安排在这里暂住,毕竟后院后面,与后院不过就是一墙之隔的,便是府衙驻军的营房,在这里居住是最安全的。

    萧茯苓和赖月绮都没有回到房中,而是登上了车舆。而一直侯在车边的范锦鸿,也紧随着她们一起上到车中。

    三鬼才进去了时,随行军士和素天居弟子就把车舆围了起来,不许他鬼靠近。

    而等车后就坐到了内间里的赖月绮和萧茯苓,望向了就站在不远处的范锦鸿。萧茯苓开了口,不急不缓的问到:“有什么收获?”。

    范锦鸿点头道:“还真的有所收获。”。

    随之,他压低了些声音,用只有他和赖月绮,以及萧茯苓才能听到的轻声,把紧随于郎官的整个过程,和所听到的看到的,都详详细细,毫无遗漏的说了一遍。

    而萧茯苓和赖月绮却是听得连连蹙眉,眼中困惑不减反增。

    范锦鸿听到的确实是收获,可不能就此肯定,于郎官所做的事就和走私出去的矿物是一定有关系的。

    毕竟至始至终,他都没有提到矿物。要是不是矿物,岂不是打草惊蛇?

    稍加思索后的赖月绮,赶忙对萧茯苓叮嘱道:“茯苓,我看此时宜缓不宜急啊。众博得先稳住了于郎官。”。<!——over——>

本文网址:http://drtrevorcolm.com/xs/0/61/43036.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ahddgd.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